当前位置:主页 > 秦皇岛民生 > 文章内容

牡丹江市:美国与塔利班会谈,一段超过30年的“爱恨情仇”

日期:2020-03-10 浏览:

美国代表寻求阿富汗当局支持和谈希望。图片来自视觉中国。

相逢一笑可否泯恩怨?

塔利班美国答:“有大概。”

这几天,塔利班与美国在卡塔尔会谈,有动静说,塔利班与美国有大概就一些要害问题告竣劈头协议。

不外,两边仍存在两大分歧,一是美军是否撤军和以什么方法撤军;二是美军撤走后塔利班愿不肯意与当局军停火,插手当局主导的会谈历程。

在塔利班看来,分歧只有一个,就是美国撤军问题。至于与当局息争,至少他们此刻不肯意。

塔利班今朝节制着阿富汗大都山区和部落地域,疆域面积与当局军相当,人口增长速度高出当局军节制区,颇有二度篡夺政权之势。海内主从职位未定,没有什么好谈的。

而美国撤军问题,不仅是塔利班的愿望,也是特朗普的愿望。

早在总统竞选期间,特朗普就暗示美军应该撤出阿富汗,去年7月开始,特朗普启动了美国与塔利班的会谈。

本年以来,特朗普果真暗示美军应该撤出7000人,这占驻阿的15600美军的快要一半军力。

特朗普还把美国从阿富汗撤军的意义晋升到了事关美国国运的高度。他在一次内阁集会会议上说:“就是因为阿富汗战争,苏联才溃散了。”

所以,塔利班与美国算是一拍即合。其实呢这也不奇怪:早在特朗普之前30年,阿富汗原教旨主义流派就和美国上演过大张旗鼓的感情戏。

上世纪八九十年月的“恋爱”

塔利班1992年起家于坎大哈的伊斯兰学校,为首的是学校建设人之一的毛拉·穆罕默德·奥马尔。

最初塔利班只有30名师生、16支步枪,原教旨主义色彩不浓,更像是罗宾汉式的组织。他们因为救出了被军阀诱拐的少女赢得声望,迅速成长壮大。

塔利班鼓起时,正值苏联撤出后阿富汗陷入军阀混战时期。其时有逐鹿资格的军阀主要有三股四人:杜斯塔姆、拉巴尼和马苏德,以及希克马蒂亚尔。

▲2019年1月23日,阿富汗安全队伍逮捕6名筹谋恐袭的塔利班人员 缉获大量枪支弹药 。图文无关。图片来自视觉中国。

杜斯塔姆、拉巴尼和马苏德有很深的苏联和伊朗配景,希克马蒂亚尔虽有原教旨主义色彩,但受到巴基斯坦支持,所以美国也选择支持希克马蒂亚尔。不外希克马蒂亚尔不争气,美国随之丢弃了他。

美国在阿富汗选择的第二个工具就是塔利班。至于原因,是塔利班早期获得了巴基斯坦和沙特阿拉伯的双重支持,这两京城是美国盟友。

而塔利班首创人奥马尔在抗苏战争期间,也有精采表示。他曾是由七党派构成的圣战者伊斯兰同盟成员,该同盟为抗击苏联入侵而设立,希克马蒂亚尔是七党派率领人之一。

本日一说“圣战者”根基等同于说可怕分子,但在上世纪80年月,由于“圣战者”牵制了苏联,所以也是美国盟友。

“圣战者”同盟创立第二年,率领人就会见了白宫,与里根举办了亲切友好的交涉,得到了刚强支持。抗苏战争期间,美国至少把25%的军器物资分发给了“圣战者”同盟。

作为“圣战者”同盟成员,奥马尔表示出了坚实的战斗意志。他在战争中负伤四次,还失去了一只眼睛。美国认为他值得“投资”。

塔利班官员曾经被答允在加州大学宣讲政策,塔利班也曾经与美国接头过答允美国公司在阿富汗建树油气管道,以调换美国认可塔利班政权正当性的大概性。

“9·11”之后也没有彻底“拉黑”

塔利班在取得阿富汗政权后,显现出彻底的原教旨主义色彩。出格是用一个月时间炮轰破坏两尊巴米扬大佛,以及对“9·11”主犯本·拉登的容隐,让塔利班与美国在上世纪八九十年月的恋爱戛然而止。

但纵然分离了,塔利班与美国也没有真的“彼此拉黑”。

一个明明的证据是,在美国压力下,曾经认可塔利班全国政权的阿联酋和沙特都公布与塔利班决绝,但对与塔利班来往最深的巴基斯坦,美国的压力反而不那么大。

只是在小布什筹备动员反恐战争,公布“每一个国度可能地域,此刻都面对一个选择,要么跟我们站在一起,要么跟可怕分子站在一起”,抉择将塔利班列为冲击工具后,巴基斯坦才与塔利班决绝。

但纵然如此,美国也根基差池塔利班举办斩首行动,而将冲击重点放到基地组织身上。原因是,固然基地组织与塔利班难舍难分,但基地组织以美国为方针,而塔利班主要以从头篡夺阿富汗全国政权为方针。

到奥巴马时代,美国主导的反恐战争由接触为主转变为区别疏散可怕组织与相关组织、为阿富汗提供安全处事为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