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秦皇岛财经 > 文章内容

秦皇岛赶集网_扇贝跑了靠海螺?獐子岛答复问询表露海螺产品毛利大降

日期:2019-09-22 浏览:

  9月19日晚,(002069,SZ)正式答复了深交所关于其2019年半年报的问询函,对公司、应收账款、产品" target="_blank" web="1">产品经营情况和政府津贴等十四个问题展开回应。

  虽然经历了一年多的恢复期,但獐子岛眼下似乎仍受困于2018年那场“海洋牧场灾害”之中。2018年,獐子岛依靠变卖资产和政府津贴艰难扭亏,而在2019年上半年,公司再度陷入了吃亏逾2000万元的困境。

  针对公司在陈诉期内营收同比变革不大但同比大幅减少的原因,獐子岛回应称,受上述灾害影响,海洋牧场底播扇贝资源量减少导致主营业务销售毛利下降。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扇贝跑了”之后,獐子岛似乎开始将业绩的次要重担移交到了海螺上。表现,海螺产品已成为海洋牧场第二大鲜活产品。但就目前生长来看,海螺产品面临着毛利下滑超八成的尴尬。

  “扇贝灾害”影响仍在继续

  从昔日A股股王到如今“涉嫌财务造假”,十余年间,獐子岛的状况迥异。2017年末,一场“扇贝跑了”的戏码让獐子岛被舆论推向风口浪尖。

  公司2019年半年报表现,陈诉期内公司实现营业收12.88亿元,同比减少8.55%;净利润吃亏2358.97万元,同比减少261.06%;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4691.45万元,同比减少80.15%。

  较2018年同期,公司变革不大,净利润却大幅下滑,该现象也被深交所重点存眷。对此,獐子岛在答复函中表示,受2018年海洋牧场灾害影响,公司于2016年、2017年底播的虾夷扇贝可播种资源总量减少、固定资本无法摊薄,导致产品单位资本上升。因此,公司最终的主营业务销售毛利急剧下滑。

  记者梳理发现,为了扭转业绩颓势,獐子岛近来调整了海洋牧场的经营规划和组织架构。从产品角度来看,海螺产品似乎被寄予厚望,但该业务的生长情况其实不算乐观。

  2019年初,獐子岛确立了海洋牧场的从头规划和财富结构,将现有确权海域的资源区和生态区中共划分出适宜海螺成长的海域120万亩,

sunbet下载 www.sunbet.xyz

sunbet下载是菲律宾申博指定的申博太阳城官网,申博sunbet官网提供申博开户(sunbet开户)、sunbet下载、申博代理合作等业务。

,专门用于海螺资源笼钓出产。

  獐子岛在答复函中表示,在公司底播虾夷扇贝收入大幅下降的同时,海螺收入贡献大幅上升,海螺已成为海洋牧场第二大鲜活产品,营收占比已由2016年度的8.72%上升至2018年度的20.63%。

  但这一表述却遭到海螺产品的最近业绩数据“打脸”。答复函表现,海螺产品在陈诉期内实现收入4344.21万元,同比减少2.71%;毛利556.39万元,同比减少高达81.17%,毛同比下降53.35个百分点。獐子岛回应称,海螺业务从本年开始分摊海域使用金资本,因此毛发生下滑。

  针对獐子岛当下对于海螺业务的重视,业内人士其实不持有乐观的态度。据一位濒临獐子岛的知情人士透露,獐子岛改变产品规划的原因次要受扇贝资源不够所迫,而公司的海螺产品属于周边海域的野生资源,并非像虾夷扇贝等养殖产品可以进行自由捕捞。每年夏季,野生海螺有长达4个月的禁渔期,公司不能自主采捕。因此,海螺产品难以为其带来不变的业绩担保

  会计师事务所暂未颁发核查意见

  针对公司经营活动发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大幅减少的次要原因,獐子岛答复称,在海洋牧场受灾后,为应对危机、包管现金流安详,2018年上半年公司加快客户销售货款回收,减少推销业务量并控制推销付款节奏,当期经营活动发生的现金流量净额较大,故现金流金额与本陈诉期经营活动发生的现金流量金额差异较大。